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式奇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回望流年(小说)寂静的森林(河边)原创  

2008-04-13 09:23:2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四)河边

炊烟使林地弥漫着薄薄的云纱,寒雾在沙包间缓缓蒸腾层层起伏,卫权把大锯圈挂在肩岗上,利斧斜插在腰间,冰凉的水壶和干粮袋附在臀骶处总有冰凉的感觉。要过河了,他忐忑不安不知前方将有何等预兆将等待着自己。卫权眯着眼睛斜着脖根倾听着塔里木河流的激浪声,哗哗隆隆的巨响交织着,河塬坍方的轰鸣传至很远的地方。

全排人尾随着铁连长朝河边走去,铁连长现在是领队。卫权呵出的口气已在帽沿处结成了白霜,眉毛胡茬也白了,手一抹一溜冰水,他显得十分孤单,上海支青中只有他和小顾还有少数几个盲流剩下全都是长他一辈;曾经获罪或者本不该获罪的人。每个人的脸和他们脸上的皱纹都是深不可测的奥秘,至于为什么犯罪都是难解之謎。除了老葛老李外,他们每个人都毫无表情地砘着脸。

你们是军垦战士是屯垦戊边的上海支青,它这不过是一种策略一种宣传。工程队的伐木人是泥工是一伙流囚。夹杂着共产党内本不该获罪的人们。特别是老葛和老李还有卫权顾智祥。有老建头在班里无论誰讲什么话卫权都不推论。运动把95%的好人放在一边,5%的坏人放在一边。就如古印度的种姓制度。有意识地撕裂民众。许多人也没有妨碍任何人,只是说了一句话,唱了一首歌,画了一幅图,写了一篇日记。做了一件自娱自乐的快事,记录了社会百态中的轶闻就被拖了出来,批斗完毕进了“牛棚“下到泥工班,甚至关进监狱。

在泥工班劳动,它让卫权开了眼界,知道了人斗人,人整人的残酷和失去平等自由的痛苦,而每一个泥工都有一个不同凡响的故事,小工绍兴人沈阿尧因私宰耕牛被当地政府判刑三年。四川成都人段兴财在集市上卖了八碗饭就犯了破坏统购统销罪,判刑八年。他俩像祥林嫂一样反复地讲述着自己的故事:“我宰自家的牛,卖自家的饭……怎么会这样呢?”更有上海松江人庄寿鹏,解放前代管了几天农村保长的事差一点被拉出去枪斃。听他说:“有一个叫虎循的法院院长二十岁出头。让他去审理的嫌犯,他看也不看审也不审,就看乡镇农会送交上来的出身表格名单,在杠线上者他红笔只要在名字上一勾,此人就没命了。架起了机枪枉杀多少人只有天知道!”卫权心想,要革命就得杀人,杀一儆百才会有人跟着走。就如文化大革命誰打人最凶,誰就是最革命最紧跟,最合时代潮流。联想起来的星火燎原的策略如同一辙。但是时代不同了,革命革错了对象,革到了自己人和战友的身上,你说对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2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