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式奇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回望流年 篝火 散文 原创  

2008-11-21 17:22:16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回望流年 篝火 散文 原创 - wsq.517 - wsq.517的博客

 

篝火

劳动了一天还不叫收工。太阳下山后晚饭还没有送到工地。大家都焦急地盼望。“今天要继续夜战多寒冷啊!”当卫权自言自语时,全身似乎有意识地颤抖着。班里的老建头把挖出来的红柳根胡杨树堆积了起来足有几千公斤。大小有五六堆,全连就有几十堆,留着点篝火夜里好开荒照明。有人捡来了胡杨枯枝。哑巴搂来了一捧苇草。看看四周可又不敢点火,枪打出头鸟,这是老规矩,谁要说不害怕?那是说瞎话。

昨天连长指挥唱“纪律歌”:“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”卫权穿着破棉袄,踢踏着老毡统,在风口处毕恭毕正地唱。“老建头”也跟着唱?真是活见鬼!

有纪律歌的打底,哑巴点火当然怕呢。在这黄昏时分,泥工们要开始干什么呢?要大生产呀“呼嗨!”加油干呀“呼嗨!”。卫权心知肚明,就是做样子也得在这隆冬的寒夜里“唏哩哩哩,哗啦啦啦,嗦噜噜噜...台,为革命呀地“呼……嗨!”。

人们的肚子开始叫唤了。从伙房到工地有几里地,炊事员挑着饭菜穿过沙包走来也要半个时辰。汗水出了一天,晚风一吹,人就感到寒凉,肚子更加饥饿难忍。

老建头们挥舞着砍土曼,这儿敲一下,那儿砸二下地出工不出力,他们似乎是在给洋鬼子干活。

这些被专政过的人群,刑满释放后可不敢有二话说。都是“老油子”一个比一个精怪。只能用心不在焉地眼神瞧着,看看饭菜是否送到,到了,就可以不干活了。

卫权不愿意干骗骗邪人头的事,用砍土曼收拢了一些野麻甘草的枯叶,塞进红柳根底下点火。卫权带头休息,老建头也趁机不干,排长瞪了卫权一眼,又笑了,他欣赏卫权干活的麻利,关键时刻肯掏死劲,知道饿了。何况“三类人员”都已耳顺之年,年近花甲,十多个小时的开荒劳动谁能受得了。何必做个“风箱里的老鼠,两头受气”就顺水推舟叫了休息。

卫权点着了火,当看到那通红的火焰时,班里人感到狂喜,十四岁的哑巴 “哇、哇”地叫着;跑着从火堆上一跃而过。

饭送来了,一人一只包谷馍一勺子罗卜条,卫权就把菜打在砍土曼的铁板上。小水桶搁在篝火旁。

全班人围着火站成一个圈圈儿焦急地等待着红柳的燃烧。然而仅有枯草在燃烧。烧着了又灭掉。唯有浓烟滚滚升起。红柳和胡杨树根也不过烧着一点点,从树头上发出“吱吱“的怪声,直冒热气。哑巴把头顶在地上,撅着嘴吹,烟刮进眼里,在流泪,周围的人也都像在哭泣。等着炭火热菜、烤馍。

一直燃烧不起来的篝火被风吹得冒起火来,闪闪的火光射进眼里,一缕缕的浓烟袅袅升起。吐出的红色火舌呼呼作响。火苗窜得老高。旺火没湿柴,大家欢呼着。都把双手伸到火边上去烤。“今夜多冷啊”“好称心的火啊”人们自言自语时痛快地烤热了双手,再搓一搓脸。卫权身上的多处露出棉絮的衣裳一挨近火,便从下襟和袖口冒出了汗湿的热气。他烤热了前胸转过身来再烤后背,热气不断地从棉衣上冒出真是一种不寻常的享受。

火头过后,大家把馍馍掩埋在篝火下的沙土里。把砍土曼上的菜搁在红红的炭火上煨。水桶架在火堆上。盛水的容器不一样,水的味道也不一样。篝火上煮的铁桶水特别甜。

卫权现在觉得戈壁滩暗了,林子暗了,沙包也暗了。只能听见大雁在高空飞鸣,那叫声凄婉动人。四周的篝火都在熊熊燃起,这寂静的冬夜,开荒人的篝火在戈壁滩上悄悄地燃烧着。

回望流年 篝火 散文 原创 - wsq.517 - wsq.517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8)| 评论(17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